024-43791998

“大湘南”承接转移应时而变 多重挑战下寻求发展新空间2020-10-14 12:47

郴州9月26日电 (记者 鲁毅)外有发达国家守住战略制高点与发展中国家守住传统产业的双重断裂,内有各大示范区拼成优势接续产业移往,在中国新一轮大对外开放、大变革时代,坐落于湖南区域版图内湘南示范区贤借外力,勤修内功,应时而变寻求发展新的空间,争当中部地区兴起的最重要增长极。接续产业移往日趋集群式发展正在此间举办的第三届湘南接续产业移往投资贸易洽谈会上,湘南三市(衡阳、郴州、永州)步入了众多海内外客商前来参观实地考察、接洽合作。作为中国第四个国家级接续产业移往示范区,湘南示范区几经四年发展已沦为湖南省接续产业移往的前沿阵地。

“大湘南”承接转移应时而变 多重挑战下寻求发展新空间

截至2014年,湘南三市共引入产业移往项目多达4000个,郴州、衡阳利用外资倒数三年位列湖南第2、3位。2014年,湘南三市实际利用外资额占到全省的27.5%,外贸进出口额占到全省的27%,加工贸易出口额占到全省的59.2%。湖南地处中部内陆,由传统农业大省发展转型而来,产业布局不尽合理、链条过于原始,这曾让湖南对投资商的吸引力“大打折扣”。湘南示范区获批以来,之后致力于做到大做到强劲特色产业和优势产业,通过产业链招商,大大补链强链,前进产业挤满。湘南三市通过错位发展构成各自优势。比如衡阳市可行性构成了电子信息、储能电池等产业集群;郴州市可行性构成了电子信息、装备制造、LED、有色金属等产业集群,宝石产业发展很快;永州市可行性构成了轻纺制鞋、生物制药农产品精妙加工等产业集群,其中“南宁道新江”加工贸易走廊于是以沦为具备区域影响力的制鞋、毛纺基地,世界四大知名运动品牌已全部汇集于此。湖南省商务厅厅长徐湘平讲解,接下来湖南的接续产业移往将从接续产品生产加工环节移往向大力接续研发、生产、营销仅有产业链移往改变,从建设加工贸易核心区区向建设引入、消化、吸取、缔造新的生产贸易核心区区提高,提升产业层次。横跨区域同步发展核心区多重优势随着人口红利渐渐膨胀、土地要素短缺、资源环境约束趋紧,产业移往的要素成本在湖南乃至整个中部地区持续下跌,湘南示范区的优势亦不如从前。如何维持吸引力做到接续移往谋发展的机遇?湘南示范区采行“划出地资源共享”或“园区资源共享”的模式,将该区经济发展与周边构建捆绑式共赢发展。

“大湘南”承接转移应时而变 多重挑战下寻求发展新空间

由广东与湖南资源共享的“湘粤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于去年月获批,两省将在郴州与韶关交界处规划建设一个跨省开发区,协作共同开发招商。合作内容还包括资源共享园区平台,突破行政区划,联合享用优惠政策。试验区还将探寻创建政府主导、市场运作、利益分享的体制机制,并在产业发展、财税土地、投融资等领域向国家谋求先行先试政策。这毫无疑问将为突破行政区划容许、更佳地构建区域协作探寻更好的经验。湖南白鱼投30亿元积极开展的“135工程”(建设100个产业园区、3000万平方米标准厂房、引入5000个创意创业企业),亦希望各县市区引入BOT模式打造出“资源共享园”、“园中园”,为创意创业、产业移往企业建构更佳的条件,为等候移往、之后移往的企业建构比较成本较低、速度较慢的发展条件。于2012年开工的郴州永兴县新材料新能源产业园,使用园中园招商,顺利规划尚易精细化工园、云谷工业地产等5个“园中园”,经园中企业自律定向招商,构成一个“产业群”。目前,产业园已顺利引入60余家企业。适应环境新的常态谋求发展新的空间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转入新的常态,于是以处在新一轮大对外开放、大变革、大创意时代。“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京津冀系统发展、“中国生产2025”等根本性战略措施陆续实施,丝绸之路发展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成立等,都将推展中国接续产业移往和区域合作。徐湘平指出,尽管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实行“再行工业化”战略以及越南、老挝、马来西亚等周边欠发达国家低成本优势对中国接续产业移往构成相当大挑战,国内各兄弟省市的竞争也更进一步传输了湖南接续产业移往的机会,“但国际和沿海产业大规模移往的趋势没逆,当前形势对湖南而言机遇小于挑战,优势小于劣势。

“大湘南”承接转移应时而变 多重挑战下寻求发展新空间

”以往拼成优惠、拼成资源、拼成劳动力的时代已沦为过去时,湖南更有投资的方式也开始向“轻质量、优环境、强劲服务”改变。月初,湖南再度施行反对示范区发展18条措施,从用地确保、简政放权、一站式通关平台建设等方面更进一步优化投资环境。“适应环境新的常态,培育新的优势是必然选择。”徐湘平说道,“湖南将更进一步首创接续产业移往发展新局面,希望将湘南示范区打导致中部地区兴起的最重要增长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