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43791998

朱皋鸣:化解融资风险需企业与金融机构紧密合作2020-09-20 12:47

和讯保险消息 2015年3月19日,由江泰国际合作联盟主办、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独家反对的“2015中国企业回头过来风险发布会暨融资与保险论坛”在上海开会,保险频道全程主播。中国农业银行董事会秘书朱皋兜中国农业银行董事会秘书朱皋兜参加峰会,并公开发表“中国企业回头过来融资风险”主题演说。以下是朱皋兜演说国史:各位上午好,感激沈主席、感激江泰国际举行今天这样的论坛,让我有机会在这里谈一谈“融资风险”。我这里跟大家主席分享的信息环绕三个方面来讲:1.回头过来,新的常态。我们感觉中国企业回头过来,也转入到了一个新的常态。2.企业回头过来过程当中,主要有哪些新的风险。以我们在金融界里面工作所看见的问题,跟大家做到一个交流。(1)托一些方向性的建议。即:关于怎么样消弭和防止风险。刚才张国宝主席的稿子里面和沈主席的稿子里面也都说道的很确切,近几年随着欧美资产的价格便宜。随着中国人民币的贬值,中国企业更加多的走过来了。当然,这有可能也有政府的推展。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专门还谈了商务部“以备案制居多”的方案,去年早已引了,推展过程中中国企业回头过来的量更加大。现在中国企业回头过来的国家牵涉到到156个国家,只不过这里面不光是企业在回头过来,我们银行也在回头过来,这里面也还包括我们(农业银行)回头过来。

朱皋鸣:化解融资风险需企业与金融机构紧密合作

我们回头出来据我所知去年底境外资产超过12000多亿美元,回头过来的国家牵涉到53个。回头过来过程中必定不会面对着另外一个问题,即:产品融资工具在变化。“融资工具变化”就就是指刚开始企业回头过来的时候是“贸易融资”,然后南北“对外投资”,还包括企业界都熟知的内包外贷,还包括股权移位等等,也还包括信用保险和商业保险,各种各样的融资工具在变化。(2)回头过来企业回头面对的融资风险。“钱”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还债借将近”。借将近,我实在首先是来自于回头过来的企业和不愿还债的金融机构之间的。回头过来的企业只不过在国外,在中国再行出名到了国外都不一定也名了。在中国融资市场再行强势的企业,到了海外也弱势了。最简单的例子,大家去年有可能都注意到,我们几家银行去年在海外放优先股。去年10月份、11月份是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和工商银行(601398,股吧)都在境外放的优先股,大家需要很显著的察觉价格差异。中国银行放的优先股的价格利率是6.75,到工商银行就是6%。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异?因为中行是第一个放。过来境外市场是谈知名度,谈对你的认可度。不管中国银行认可度多低,它做到的这个产品市场没认可度,市场不告诉风险究竟有多少,这样就不会产生“风险低估”。所以为什么中行那一单业务(那是中国银行在海外的第一单)做到了6.75,到工商银行大家都理解了,他理解了,大自然价格就下来了,就6%了。银行也是这样的,企业堪称这样。中国的企业回头过来,海外银行对你是不理解的,不理解大自然就不不愿还债给你。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们的企业不理解海外、不理解境外市场,不理解怎么还债,大自然也就很差还债了。我们的企业很多时候是首先去找我们来还债的,去找境内银行还债。去找境内银行还债有这么三个问题:(1)我们在国外投资的国家和地区牵涉到了150几个,而中国银行在境外投资的国家只有50几个。这就产生了区域错位,很多国家企业去转了,那你没中国的银行,去找他原本熟知的银行找不着。(2)我们的银行擅长做到传统的“存贷汇”,而过来境外投资的企业必须的产品更加多,必须的杠杆率更高,必须采行的风险对冲措施更加多。这才是是我们这些银行传统的不熟知的,我们在境外市场也不熟知,也必须能力培育过程。我们在境外服务能力较为很弱。(3)很多企业在境外借人民币。借人民币面对着另外一个问题,目前我们在海外的人民币贷款严苛上尽管是独立国家的,但是按规模是划归境内的。境内银行在还债的时候,境外借人民币的时候获得的利差是小的,风险是大的,这样我们的银行就不愿在境内借人民币给他,所以境外项目往往还债可玩性就低了。这是第一个风险。第二个风险,价格波动风险。有钱人的两个货币,最有钱人的是美元,第二是欧元。但是你所在的国家东道国不一定是美国,你投资项目的现金流转往不一定是美元。那么你这个企业就遇到三个货币——东道国货币、融资国货币,人民币。如果你汇率没任何波动,不有可能。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即使在美国。欧洲要开始转入分析严格了,美元有可能要转入下降地下通道了。尽管昨天美联储把“确认”还是“务实”两个字替换成了,但是市场上指出美元短期内利率会下降,但是市场上都指出美元利率下降是个大概率,最少感觉下半年下降是有可能的。你感觉美元要升了,你有可能就要欧洲去还债了。尽管你在美国,但是你借的是欧元,那以后你的利率风险、汇率风险都不存在。第三个风险,融资结构和融资工具的自由选择。我们的企业在过来融资的时候,往往在这方面是有很多问题的。有时候是给境外的银行给忽悠了也有可能。大家都告诉,我们有很多案例。还包括中信泰富在澳洲的对冲经常出现了风险,这都是在结构决定上离自己的实际市场需求有差距产生的。也还包括融资严重不足产生的。第四个风险,是要谈一谈海外收购,因为海外收购的量是相当大的。这几年中国企业回头过来每年有50%的量是来自于收购的,在收购里面我们也参予了一些较为大的收购。我们找到这里面有很多收购上面,我们的企业在风险防止上没注意到的。特别是在是企业在收购的时候,实在自己有很多钱,过来拿了个项目,但是拿完了项目找到必须转更加多的钱。较为典型的是若干年以前的TCL,TCL实在他有很多钱,实在有钱人缴纳。但是这个项目本身必须的资金量,导致你后面的资金跟上。最后谈一谈,怎么以防。只不过我们也没经验,或者说我们也在探寻,我们和企业一起探寻。谈一谈我们感觉的几个方向性的东西,有可能各位企业主必须研究的。1.企业回头过来建议强化和在境内银行的交流。我总实在我们的企业回头过来,谁都告诉要带上这么几个人:(1)带上个律师。(2)带上个会计师。去收购,去投资,帐要给你算数好了。我建议你还要在境内去找个银行跟你去,这个我实在对于你回头过来以后面对的资金决定是很最重要的。2.期望我们的投资者能更加多的注目国际市场的利率、汇率,要学会、要熟知金融创新工具。3.建议理解更加多熟知国际金融的政策和惯例,特别是在理解近几年在“金融”上面各国制度的变化,要防止水土不服。4.要建议企业在扩展的时候,在境外投资的时候留意掌控你的规模。以我这么多年在银行工作的经验,很少有一个企业是谨慎做到的小了推倒的。大部分都是因为实在有钱人,能赚、能花钱,做到大了,推倒的。境外也是一样,建议企业避免过度扩展、避免过度融资。从商业银行的角度。1.建议银行主动减少“回头过来”领域的金融供给。2.提升创新能力。金融企业的创意要更加多的主动去创意,我们的创意无法是客户有市场需求了被动的去做到一些创意工作,有可能要做到一些提前量,要提早做到打算。特别是在是在融资品种的多样化,挂钩产品的多样化,电子货币产品的多样化方面,我们要多做到研究,因为这方面的人才我们是补的。只有强化研究,才能把人才队伍辟一起。3.强化海外布局和企业之间的接入。利用我们在海外有数的机构,对这个企业的熟知,对当地金融市场的熟知作好对企业的服务。从保险公司的角度。我实在有可能光是中信健一家做到有可能还过于,有可能还必须有更加多的商业性保险。我期望保险机构,也能获取更好的、合适的、有效地的商业保险品种。我这个PPT谈的有将近的期望各位抨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