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43791998

科学评价环境综合质量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亚博集团’2020-10-04 12:47

袁晓玲(后排右一)和团队成员了解企业调查公布西交环境指数表格1 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环境质量评价中心构架的环境综合质量指标体系编者按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环境质量综合评价中心主任袁晓玲教授率领研究团队,先后主持人了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根本性攻关项目在内的国家级课题6项,出版发行专著30余部,公开发表论文130多篇。自2008年开始,袁晓玲教授团队对环境与区域发展的涉及问题进行研究,坚决环境容量是与人力资源、自然资源和资本三大的,在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的稀缺资源,保护环境是一种执着经济快速增长质量与效益的“经济活动”。环境质量评价是正确认识环境质量现状,探寻环境治理不切实际路径、推展构成绿色较低碳循环、促进民生福祉的关键。在此现实背景下,袁晓玲教授率领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环境质量综合评价中心团队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和大量调研,先后出版发行了《中国环境质量综合评价报告—2013》《中国环境质量综合评价报告—2014》《中国环境质量综合评价报告—2017》和《中国环境质量综合评价报告—2018》等系列学术专著,并被誉为西交大指数。该报告交叠当前生态文明建设这一根本性问题,从可持续发展理论抵达,抛弃了以往研究中将污染废气等同于环境质量的陈旧理念,完备了对环境治理的了解。通过将代表环境承载能力的环境吸取因子划入环境质量的框架,基于改良的交错向拉开档次法建构了中国环境治理的综合评价体系,明确提出了科学、简单、动态性的环境综合治理评价指数,空缺了当前环境评价中忽略环境吸取因子的严重不足,深刻印象、全面地评价了中国整体、八大区域及各省份直辖市的环境质量水平,并对其背后的指数变动、区域差异原因展开了了解的分析。该书的问世对于中国当前环境综合评价及制订有针对性的环境污染政策获取了科学依据,对生态文明建设具有最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中价值。生态环境好转——国家发展面对的根本性问题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一跃沦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获得明显提高。然而,在获得辉煌成就的同时我国却也面对着极端气候事件时有发生、雾霾席卷全国和土壤水体污染久治不愈的不利生态形势,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性遭到了极大威胁和损失,并已相当严重制约经济发展质量。《中国生态环境状况系列公报》(以下全称公报)数据表明,2013年雾霾席卷全国,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雾霾天数占到全年1/3以上,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20余个省份皆在有所不同程度上遭到了雾霾污染;2016年冬季,重度雾霾再度席卷全国,部分城市纳敲黄色甚至红色预警,190多个监测城市PM2.5(微小颗粒物)年均浓度多达35微克/立方米,河北、山东境内7个城市PM2.5年均浓度甚至多达100微克/立方米,而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PM2.5有害浓度标准只有25微克/立方米;2017年,全国338个地级市共计再次发生重度污染2311天次,相当严重污染802天次,48个城市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多达20天,全年只有99个城市空气质量基本合格。同时,我国淡水资源占到全球水资源总量6%,位列世界第4,但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却只有全球平均水平1/4,是13个人均水资源最匮乏国家之一,最重要原因就在于水污染十分相当严重。公报数据表明,我国最重要江河河段V类和劣V类水比例占了20%左右;120个研发程度低、面积大的湖泊中,总体水质符合I—III类标准的只有39个;7大水系中,42%的水质多达III类标准(无法做到饮用水源);全国36%的城市河段为劣V类水质,失去了用于功能。

科学评价环境综合质量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公报数据还表明,全国10%以上的耕地已遭到重金属污染,华南部分城市近一半以上耕地遭到了镉、砷和汞等重金属和石油类有机物污染,这必要造成了2008年后全国再次发生了百余起根本性土壤污染事故。此外,农药化肥用于对我国耕地也造成了相当严重污染。目前,我国农药使用量超过130万吨以上,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但实际利用率却严重不足30%,其余70%对土壤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污染和风化,全国农村土壤样品污染物微克亲率超过了21.5%。此外,我国还面对着水土流失激化、地下水位上升和湖泊面积大大增大等生态环境问题!科学应付日益不利的生态环境好转形势,已沦为当前我国高质量发展所必须应付的根本性课题!生态文明建设——时代发展的急迫市场需求以往,我国经济发展维持较高速快速增长主要是以过度消耗自然资源、毁坏生态环境为代价来构建的。高质量发展背景下,我国经济发亚博集团首页展体系凸显了三大问题:第一,能源结构变形,煤炭消耗占到能耗总量近70%,能耗结构转型无以;第二,产业发展阶段类似,产业结构升级市场需求急迫但无法在短时间内构建出局领先生产能力与产业升级分段;第三,“世界工厂”身份造成我国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仍正处于最底端。中外历史证明,这种“再行污染后管理”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一条不可持续且亚博集团首页没前途的老路!因此,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基本构成节约能源资源和维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快速增长方式、消费模式”;十八大明确提出“要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到引人注目地位,划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十九大习近平总书记又更进一步明确提出了建设“美丽中国”的最出色设想;2018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堪称将生态文明建设载入了宪法。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已沦为党和国家意志的最低反映。随着生态文明建设获得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投放力度大大增大,局部地区生态环境恶化趋势获得了明显遏止,但生态环境质量驱动因素和经济发展体系间深层次的关系却未有获得几乎厘清,并引发决策部门和学术界疑惑:如何科学评价环境质量、挖出环境质量显然驱动因素,进而明确提出具备针对性和有效地的环境质量提高路径,从而推展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环境质量评价——从整体性视角抵达环境质量评价是正确认识环境质量现状、精确做到环境质量演进规律、探寻环境质量提高路径的基础。以往,环境治理虽然投放了大量人财物力,但由于缺少科学的评价工具,各地的环境质量家底仍是一本并未被厘清的糊涂账,环境质量的提高也就更加无从谈起。环境质量评价始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学者最先明确提出了大气和水环境质量评价方法,之后又建构了许多类似于的环境质量指数。转入70年代后,随着环境质量理论兴起,日本、欧盟等发达国家都陆续积极开展了涉及工作。而1979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全面推行)》则标志着我国涉及研究和实践中工作的开始。虽然涉及研究工作已积极开展了近半个世纪,但至今也还没一个需要全面、科学、精确体现环境质量的评价体系。以往,一般来说是将环境质量分成大气、水体和土壤质量等三大类。其中,大气质量指标有二氧化碳、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氮氧化物等,水体质量指标有重金属浓度、生化需氧量和各项废水排放量等,土壤质量则主要是以各类重金属含量来密切相关。然而,单一从某一个或某一类污染物视角来评价环境质量状态缺少系统性。为此,学者们和各类国际的组织尝试通过建构多指标体系来体现环境质量综合状态。经济合作组织(OECD)于1991年从环境压力指标、环境状况指标和社会号召指标等3个维度的50个指标建构出有了世界上第一套环境指标体系,且在OECD国家获得了广泛应用;世界维护同盟与国际研发研究中心于1995年明确提出了“可持续性晴雨表”评估指标,从土地、水、空气、物种与基因、资源利用等5个方面的51个指标建构了环境综合质量评价体系;之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2011)创立的可持续发展指数,从环境维度明确提出了全面评价区域环境质量的55个标准。此外,联合国统计局、世界经济论坛、耶鲁大学耶鲁环境法律与政策中心、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地球科学信息网络中心也分别从有所不同维度建构了环境质量评价体系。辨别环境质量评价研究历史脉络,可以找到两个趋势:一方面是单一污染物评价向多污染物的改变,另一方面是由污染废气视角向整体视角的切换。整体性是环境的基本特性,环境各个组成部分和要素之间包含一个原始的系统,仅有用单一污染物评价某一环境要素或整体环境质量,无异于“盲人摸象”。虽然使用单一污染物指标能从有所不同角度体现环境要素的质量变化轨迹,但环境是上述要素的有机统合,如果水环境获得提高而大气环境却好转,或大气质量指标有的提高有的却好转,这就无法辨别环境质量的总体变化趋势。因此必需从整体视角看来环境质量,根据有所不同维度的指标来对环境质量展开全面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