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43791998

克赖斯特彻奇:世界花园城市的全民绿化之道2020-09-23 12:47

克赖斯特彻奇是一个生态环境良好的花园城市。图为流经市中心的雅芳河。12月中旬,是新西兰的盛夏,但南岛仅次于城市克赖斯特彻奇步入了一场延绵的细雨,气温也降至11摄氏度左右。深圳特区报友城专访团队18日抵达时正是最热的凌晨,从亚热带的热浪中转场而来的我们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要在夏天穿棉袄。天亮后再行细看克赖斯特彻奇,才找到她是如此独有,大自然与人文共生,宁静与活力共存,古典与现代呼应。经历了两次大地震后,这座“世界花园城市”并没丧失旧时的美丽,还在修复中教导了一分高傲的气质。克赖斯特彻奇现有人口37万左右,比起起友城深圳2000多万的实际管理人口,这里变得尤其安静。市议员吉米·陈对记者说道:“我们在维护克赖斯特彻奇幸福生态和宜居环境的同时,也在自学深圳速度,期望在创意产业方面找寻合作机会。”犹如世外桃源的花园城市即便来自中国的国家森林城市深圳,我们仍然为克赖斯特彻奇“爆表”的城市绿化值深感震惊。市中心的海格利公园面积多达165公顷,完全占到到市区的一半。主干道利卡敦大道穿越公园,将这一片极大的绿地分成南北两部,交错的雅芳河潺潺流到,水面上野鸭游弋,与它们同行的,是静静擦过的摇橹小船……这一幅世外桃源般的景象,是克赖斯特彻奇市民的生活日常。城市里有大大小小公园1005个,植被种类非常丰富得令人目不暇接,一棵相接一棵的参天巨木,不少是五六个人合抱不过来的尺寸;玫瑰园里200余个品种争奇斗艳;每家每户的院子就是一个个色彩缤纷的私家花园;郊外一望无垠的私人牧场,天高云淡,牛羊成群……“新西兰的土壤贫瘠,花草树木种子撒下去就宽,还长得尤其慢、尤其好。”招待我们的当地华人姜懿明大笑称之为克赖斯特彻奇沦为“世界花园城市”有其天然原因。而更加多的原因是当地政府和市民对自然生态的心生关爱。网页市政厅的官网可以看见,“公园和花园”被作为一个主要条目分开呈现出,里面全面展出市区里各大公园信息,并希望市民在公共区域、学校、私人住宅里展开绿化,甚至明确到告诉他人们克赖斯特彻奇每个季节合适种哪些品种的花草,并在城市地图上标示哪些区域合适志愿者们前往植树种花。这种全民动员的绿化意识已深入人心,不论是卸任的老人、喧闹的孩童,还是辛苦的上班族,都讨厌躬身花园。克赖斯特彻奇市政厅今年积极开展的一项针对环境保护的民意调查表明,97%的受访者十分表示同意或表示同意维护城市的天然植物、鸟类、动物,29%的受访者曾主动参予维护社区生态的志愿行动。多元文化融合的人文城市克赖斯特彻奇恣意洋溢着浓烈的英伦气息。1850年起,英格兰人在此移居,留给了大量十九世纪的古朴建筑。其中最经典的是坐落于市中心的天主教堂,虽然在大地震中倒塌了一半,但古典气质魅力减。

克赖斯特彻奇:世界花园城市的全民绿化之道

博物馆、艺术馆,以及擦肩而过的有轨电车,都给城市印上了深刻印象的英伦烙印。但这并不是城市文化的全部。多年来,克赖斯特彻奇一直致力于维护原住民的毛利文化。完全所有的居民都能听懂蒂雷欧毛利语的少见短语,质朴的土著文化仍然蓬勃发展。在克赖斯特彻奇市政厅工作人员杰克·钱尼的引荐下,记者回到坎特伯雷博物馆体会这座小城古老与现代文明的撞击,从峭壁山洞中回头出来的毛利人和欧洲移民的后代,在同一座城市里人与自然相处,彼此认同,并大大招揽外来文化的养料。中国文化是众多外来文化的代表之一。杰克·钱尼是本地长大的欧裔,高中时在华裔同学的影响下来到中国旅游,深深爱上了中国文化,大学毕业后他到中国求学一年,现在普通话说道得十分地道,专门从事的工作也是强化克赖斯特彻奇与世界各地的联系。他说道,随着震后人口配套,还包括中国人在内的新移民大大涌进,给这座美丽小城流经了更加多元的文化。富裕探寻精神的创意城市“探寻,建构城市的未来。”克赖斯特彻奇喊了这个口号。这是一个悲情的城市,也是一个勇气的城市。2010年9月4日,克赖斯特彻奇以西30公里处再次发生7.2级强震;5个多月后,克赖斯特彻奇东南10公里的利特尔顿再次发生6.3级地震,震源仅有5公里,对城市造成了摧毁性的压制,曾在人们心中投下深深的阴影。但克赖斯特彻奇很快振作起来,政府揭晓了震后完全恢复10年计划,修复工作相继进行。居民们告诉他记者,这几年,市中心大大有新的大楼、商店、餐厅启用和开业,一度离开了的人口又渐渐转往。“中文里有个词叫‘危机’,就是危险性与机遇共存。我们意识到,大地震带给了后遗症,但也带给了机会。”市议员吉米·陈向记者讲解,克赖斯特彻奇修复目标不只是完全恢复至震前样子,而是以近期的科学、大自然和人文理念建设一个更为幸福的城市,提高城市的社会、经济、文化和环境水平。吉米·陈说,2015年克赖斯特彻奇与深圳签订友城以来,市长利恩·达尔齐尔女士多次拜访深圳,对深圳的成就回应敬佩和讨厌。现在,克赖斯特彻奇也希望发展创意产业,“创意必定有告终的风险,不要惧怕告终,我们获取严格的创业环境,期望更好的杰出人士来这里移居,一起建设这个城市。”克赖斯特彻奇的勇气和创造力丝毫不必须猜测,却是这里是人类探寻南极无人之境的起点。一个多世纪以前,探险家罗伯特·斯科特和欧内斯特·沙克尔顿就就是指这里抵达,前往冰雪大陆。这是克赖斯特彻奇的自豪,也带入了城市的精神血脉。克赖斯特彻奇市议员吉米·陈:我们和深圳心心互为“印”克赖斯特彻奇市议员吉米·陈拒绝接受采访团采访。吉米·陈题词: 祝福深圳市民新年快乐,猪年行大运!祝福克赖斯特彻奇和深圳市友谊长存!“中国话说,心心相印。这枚印章一垫下去,就代表我们彼此关系很久折断没法!”克赖斯特彻奇市的华人议员吉米·陈在拒绝接受深圳特区报友贤采访团送达的小礼物——一枚镌刻“深圳特区”字样的印章时,脱口而出。虽然友城之盟才短短3年,但克赖斯特彻奇与深圳间的联系却紧密之近于。“我们市长采访过深圳好几次。每一次她回去,都会大大跟我们想起‘深圳奇迹’、‘深圳速度’。”吉米·陈不受克赖斯特彻奇市长利恩·达尔齐尔委托,代表其拒绝接受我们的采访。他告诉他我们,达尔齐尔市长对深圳极为尊崇,极力推展两座城市在科技创新、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实质上,虽然只有37万人口,克赖斯特彻奇在科技创新领域的执着却并远不如深圳。两地间最知名的一个高科技合作项目就是,深圳企业光启科学于2014年12月和总部坐落于克赖斯特彻奇的马丁公司签订投资收购协议,并于第二年合作发售了马丁飞行中包在。“我们还期望在信息产业、智慧城市建设以及电脑游戏产业与深圳展开更加多层面的合作。”吉米·陈说。吉米·陈9年前曾到过深圳,那时深圳的飞速发展和对外开放创意早已给他留给深刻印象。而对克赖斯特彻奇,“对外开放”一词也是其城市关键词。“我们有一句口号:对外开放探寻新观念,对外开放亲吻新的人群,对外开放建构新天地。”吉米·陈讲解说道,正在展开震后完全恢复的克赖斯特彻奇,并没墨守成规,反而利用修复之机把这座城市变成机遇之城,希望人们在此展开各种创意探寻。作为世界花园城市,克赖斯特彻奇的城市管理者并不只推崇经济发展,还把相当大精力放到希望市民身体健康生活上。“新西兰平均值有12%的人会骑单车下班,而在我们这里却有23%的人这样做到,整整多了近一倍!”吉米·陈十分骄傲地告诉他我们,市中心有分开辟出的单车绿道,红绿灯有单车信号灯,甚至还能把单车悬挂在公交大巴上运输。“我们不期望高速发展的结果是把城市变为水泥丛林。我们期望这座城市均衡发展,沦为一个安全性创意、节约能源减碳、可持续经营、多元多元文化的新兴城市。”专访完结后,吉米·陈赠送给采访组一本书《路易·艾黎》作为礼物。这位1927年就回到中国的新西兰人,正是来自克赖斯特彻奇所在的坎特伯雷地区。“路易·艾黎是中新的友谊的开拓者,期望借着这本书,祝福我们和深圳的友谊总有一天常青!”华人公益的组织活跃在克赖斯特彻奇“杨家深圳”友城传播中国文化爱德慈善基金会是一个致力于传播中国文化的华人公益的组织,由3名中国妈妈发动,其中之一是21年前从深圳移民到克赖斯特彻奇的赵芳。“离开了很多年,但仍然浅爱祖国,热衷深圳。在这里做到这个公益项目,就是为了让华人孩子总有一天忘记自己的六根。”正式成立于2012年的爱德慈善基金会,最初只是教教华人孩子武术课。

克赖斯特彻奇:世界花园城市的全民绿化之道

随着活动的了解,赵芳指出这还足以代表中国文化,之后正式成立爱德华文承传与教育中心,参予到国侨办辖下华文教育基金会主办的中国文化海外行活动中,从2014年至2018年倒数5年主办在克赖斯特彻奇的有关活动。每年七八月间,国内甄选的杰出老师回到这里,为当地青少年开办非常丰富的中国文化课程,书法、书画、戏剧、武术、折纸、民族乐器、民族舞蹈……这些活动不仅在华裔孩子心间埋下自学祖国文化的种子,也将杰出的中国文化传统传播到克赖斯特彻奇本地的多族裔社区。随着中国文化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当地一些中小学还主动成立了“中国文化日”。热心的华人社团成员为中国文化海外行活动而奔忙,出钱出力,乐此不疲。进旅行社的王吉雨哪怕拿起做生意,也要作好后勤服务。他还想在自家农场辟一个国际证书的自然科学教育基地,“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孩子们幸福茁壮。”“我们大多是全职参与这些公益活动,但每个人都全身心投放。”马修也是多年前移民的“杨家深圳”,他说道,有余力为华人社区做到一点事,沦为相连祖国和克赖斯特彻奇的桥梁,大家都很高兴。谈及深圳,赵芳和马修充满著感情。虽然离开了多年,但随着深圳与克赖斯特彻奇的恋情更加紧密,他们往来两地也更加频密。 “我在蛇口生活了8年,现在带着孩子回来,我会告诉他他们,妈妈曾多次在哪一栋楼里工作过、居住于过。孩子们十分讨厌深圳现代化的城市气质。我也希望大女儿在大学毕业后返中国工作一段时间,因为那里是他们的祖国,是他们总有一天的家。”赵芳动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