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43791998

日本《外来生物法》专法有效? 分析入侵种控制史 太田英利说分明2020-09-20 12:47

外来种预防在各国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某种程度为岛国的日本,即制订一套《外来生物法》。日后登录为特定外来生物后,禁令养殖、栽培、持有人以及迁入,并不予驱走;不过,要名列特定外来种名单并非易事,常有缓不济急的问题。虽登录外来生物的条件是境外迁移,国内移动不在此列。此外,日本民间和台湾某种程度广泛有佛教不吃肉、众生公平的观念,对外来侵略种去除作法,也构成一定的交流障碍。日本学者太田英利教授。图片来源:东华大学两栖保育研究室日本两栖爬虫类权威太田英利(Hidetoshi Ota)教授,不受东华大学蛙类学者杨懿如教授之邀请,曾于9月间来台参与外来种掌控工作坊,他在席间总结日本经验时认为,外来种侵略不仅威胁生物多样性,除了在原生物浅海地上构成食物链竞争,也不会污染原生动物基因。日本和台湾都是岛国,许多生物是特有种,外来种侵略特别是在影响特有种。导致外来种侵略的原因,可分成人为蔓延与非人为蔓延。侵略种:当能用显得多余人为蔓延的例子,最不具代表性的是1930年为了食用,从美国引进后腿强大有咀嚼劲的非洲牛蛙,近代则因国民所得减少,仍然食用蛙类。但是牛蛙族群却未受到掌控,并蔓延到野外。除了北海道,日本全国都有牛蛙的族群。由于非洲牛蛙体型大、食物需求量低,原生青蛙不时被不吃,在有牛蛙产于的地方,就看到其他的青蛙。非洲牛蛙成蛙无以捉,族群弱点在于蝌蚪,因为蝌蚪相当大、更容易找到,蝌蚪期又宽,抽就可以捉到。另一方面,日本为了保育东方白鹳,引进兵库县野放,牠主要的食物就是牛蛙。因此带给简单的效应,东方白鹳是保育物种,若去除牛蛙,不会导致其食物紧缺。此外,白唇树蛙(Polypedates megacephalus,台湾过去习称的“红颔树蛙”,并非台湾原生树蛙──“布氏树蛙”Polypedates braueri)也于日本野外创建族群,依法可去除。另一种为了驱走甘蔗害虫而引进的蛙类是海蟾蜍,成蛙体型大,但蝌蚪体型小,一下子就变为蛙,很难去除。

日本《外来生物法》专法有效? 分析入侵种控制史 太田英利说分明

海蟾蜍导致相当严重现象。琉球特有种的红斑蛇,不吃了剧毒的海蟾蜍,还马上吐出,即已丧生。太田英利说明,琉球原本无剧毒蛙类,岛上原生蛇类诸如红斑蛇,毒性耐受力不低,以至于误估海蟾蜍的伤害性丧生。日本原生蛇误食海蟾蜍被毒死。图片来源:太田英利教授获取另一个头痛物种则为非洲爪蟾(:enopus laevis)。1950年代,从非洲引进为了当实验动物,转入2000年后,日本国内四处可见,却未被视作外来种。自从野外找到后,日本政府意识到不应参照美英经验,才告诉早就侵略,这才开始研拟对策。这种非洲爪蟾在各大学都是最重要的实验动物,还包括女性验孕剂材料,就是圈养大批非洲爪蟾研发而来。日本原指对学术、经济性发展这两者的影响大小,来评估外来种等级。但非洲爪蟾尤其对水域生态严重危害,科学家从一只非洲爪蟾肚子,找到三百多只水生昆虫。有尾类外来种,则有易与日本大鲵杂交的中国大鲵,并已蔓延到京都。日本大鲵在日本是浅不具代表性的物种,却因中国大鲵侵略杂交、基因污染,研究人员不得而知在京都寻找纯种的日本大鲵。外来种侵略议题非关道德伦理 不应无视理性思维太田英利荐一个非人为性蔓延的案例,日本三种原本不不存在北海道的原生赤蛙,因北海道学校老师,为了让学生一睹这些蛙类面貌,而送回北海道课堂中,学生看过后实在真是、不忍心人类屠宰,于是就地喂食,导致“国内外来种侵略”的现象。对策上,太田英利说道,首先,让社会大众理解外来种导致的问题,唤醒社会唤醒。日本和台湾一样支出很少,森严来看主要目标为何,才能贯注于此。其次,找到一个在受限的支出和人力下,可以继续执行的有效地目标,而非无谓的希望,或仍然约将近目标,知足沉醉于热情。第三,最重要的是学校老师,教育他们准确的观念,传送给学生。和台湾类似于的是,日本在义务教育阶段,都以道德伦理教育学生不要吃肉、无法种族歧视生物,这是构筑日本教育的最重要基础。“只不过这是人类的点子和意图,因为本来种族歧视是针对人类社会,老师却不断扩大到生物,所有生物都无法杀死。”太田英利认为,本来对人类的事情,学校老师却不断扩大为所有物种,以至于导致偏差,北海道学校教师的点子就是个典型,因为不忍心吃肉,于是放在野外,导致外来侵略。虽然佛家吃肉是不可以,但对于保育毕竟很相当严重的问题。“这并非道德说服的层面,而是不应无视国家政策辩论、辩论。”太田英利荐自身的经验,日本都市河川有很多鲤鱼,是IUCN百大侵略物种之一,但是却常有人进食鲤鱼。有鲤鱼河川就会有原生种、必需去除。但为了拆除他住家附近的这面写出着“河中有鲤鱼,请求维持河流环境明浄,切勿丢进垃圾。”的看板,整整花上了三年时间才如愿以偿。即使如此,仍有人持续敲鲤鱼,保持这个循环。为了拆毁这个看板,必需与居民大大交流。图片来源:太田英利教授获取为什么留存遗传多样性不不受污染很最重要?太田英利举例,2010年找到的山椒鱼,过去仍然以为是山根山椒鱼,当科学技术发展从DNA辨别出有原本有六种基因型态。而这些新种一找到就名列濒绝物种前几名。2013年公开发表的天草山椒鱼就是一例,研究人员特地到现地,拜托大众维护这种山椒鱼。国内外来种并未不受充足推崇外来种侵略,带给相当严重的后果还包括疾病及基因污染,日本国内月底2004年制订的《外来生物法》,2006年上路,还包括鳄龟锦蛇类等13种爬虫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前(2016)年11月,斯文豪攀蜥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只是为了辩论否列为名单花上很多时间,经常缓不济急。对于海蟾蜍、蓝变色蜥、蓝鬣蜥、白唇树蛙这类造成危害的动物,则有对策。虽可依法登录外来生物,条件必需是国外来的、严重威胁生态系以及危害人类身体健康。日后登录为特定外来生物后,禁令养殖、栽培、持有人以及迁入,并不予驱走。不过,特定外来种只针对国外转入的,国内移动不在此列。另外,诸如非洲爪蟾这类具备学术、经济价值就很难被列为特定外来种。另外,农家为了传粉引进西洋蜂,因为西洋蜂有可能传输到原本蜜蜂的生活,并具有寄生虫,日本环境省很想要把牠列为特有外来种,也花上了很多时间。“尤其外来种”名单只针对国外迁移的物种,国内外来种由地方自治体辨别要求,国家如果没登录,自治体也很难有支出继续执行。但附近岛屿亲缘相似,国内外来种日后认识,很更容易导致基因污染,也很更容易导致生态系的影响。后移除外来种一开始有可能更容易,但到创建族群量之后,根治很艰难。掌控或根治的辨别是依据物种生殖能力。在日本不会以火灾来比喻,有时候只剩起火就可不处置,但有些火灾即使只只剩一点还是必需要输掉。生物多样性恩惠所指的是生态系服务功能,从餐桌上就可以略知一二。太田英利说道,如何承传生物多样性生态系服务功能,是每个人必需细心思维的,一旦失去生物多样性,很多原本的价值和惠益就消失,这也解释何以外来侵略种预防如此最重要。